首页>航空资讯>航空数据>中国商旅市场依然是蓝海,美国运通如何掘金中国市场?
中国商旅市场依然是蓝海,美国运通如何掘金中国市场?
2019-11-26   来源:飞商网   阅读次数:7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高江虹 



国旅运通近期发布的《中国商务旅行市场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商旅支出达到3780亿美元,预计2019年这一数字将达到4010亿美元,2022年上升至4770亿美元。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商旅市场,这点并无人质疑,但是这一最大市场的份额之争却并不停歇。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携程商旅事业部CEO方继勤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2018年携程商旅的交易额达到220亿元,新增交易量甚至超过了行业第二名的总量。


对此,刚刚收购了HRG坐稳全球商旅老大的美国运通全球商旅旅行公司国际市场董事总经理艾利亚斯·穆拉德不置可否。近日他在中国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中国商旅市场并没有全面完整的数据来实证市场份额的情况。


“其实我们想要在服务和名声上做到第一。”艾利亚斯·穆拉德表示对中国市场的业务状况和利润情况感到满意,并不考虑改变策略。他同时透露美国运通仍在持续并购以加强自己在商旅市场全球第一的地位。


第一之争的背后虚火


《21世纪》:中国商旅市场的竞争者多,不知贵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占比是多少?近期携程商旅高管称它们新增交易量甚至超过了行业第二名的总量。携程是行业第一吗?贵公司考虑如何追赶携程吗?


艾利亚斯·穆拉德: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现在没有任何的官方数据可以实打实地、非常具体地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有任何的数据,其实都是局部的,根据这个交易或者说买卖等拿到的一个预估的局部数据。


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是发生中国,其实在全球来说,都是比较困难的。现在我觉得只有一到两个国家可能会有比较真实的局部数据,仅此而已。


整个行业还是按照年均6.1%的速度在增长,中国商旅市场去年是3778亿美元,到2022年会达到4770亿美元。我觉得这个市场更多的是一个蓝海市场,而不是一个红海市场。与此同时,中国又是个非常分散的市场,巨头占比也很小,我们也是。市场份额没有办法告诉你非常确切的数字。但是我想讲一点,我们的业务全都是商旅业务,跟有些差旅企业之间的区别比较大。


第二点,我们的客户优势一直是国际公司。近来我们也想要转变工作的重点,逐渐聚焦中小型企业,同时打造更好的产品。其实利润方面我们现在做得非常好。我们不想做最大的企业,但希望提供的服务一定是最好、最优秀的。


其实刚刚讲到别的差旅管理企业,我们当中也有一些客户之前从我们这边转去了他们那里,因为那边给他们的价格可能会更加低廉。很有意思的是,一年之后这些客户可能再会回来找我们。因为他们会发现在商旅工作管理过程当中,一旦出现了负面的或者说预期之外的状况,那些差旅管理企业就没有办法应对了。


《21世纪》:所以你们并不在意谁是第一吗?


艾利亚斯·穆拉德:其实我们想要在服务和名声上做到第一。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已经稳居第一了,全球范围内的业务总量达到了350亿美元。排名第二的是260亿美元,我们整整领先了将近100亿美元。


正如刚刚讲的,品牌对于我们太重要了,现在在全球范围内美国运通全球商旅已经是其他公司不太能超越的一个品牌。我相信,只要我们把这个服务和名誉做好的话,其他的可能就随之一起来了。所以我们的客户的保留率是非常高的。我们现在如果要拓展更多的业务,或者是收购更多的公司的话,肯定看的还是声誉和利润。我们并没有要追赶规模第一。但是我们如果收购的公司没有给我们带来更好的服务、声誉和附加利润的话,我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中小企业商旅是块蓝海


《21世纪》:刚刚在聊的过程中您有提到你们开始注重中小企业这一块的业务。我想知道中小企业的客户在贵公司的占比是多少?你们是怎么看待那一块市场的?服务中小企业颇究竟是一个蓝海还是一个陷阱?


艾利亚斯·穆拉德:服务中小企业对我来讲一定不是一个陷阱,而是一个蓝海。不过,虽然它是蓝海,我们也要学会在蓝海里怎么样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才能真正获利。毕竟这个海里边可能有很多的陷阱、鲨鱼、不利于我们的因素。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找到对的中小型企业,提供对的产品以及对的态度,来帮助这些中小型的企业管理自己的商旅工作。


同时我想强调一下,中小型企业的概念,可能在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国家都有所不同。可能有些国家的一家企业的差旅总流量是从0-1000万美元,欧洲可能是50-300万美元。小的国家,对于差旅企业来说,一家客户的差旅总流量就是一两百万美元而已。我们做中小型企业定义分类的时候要格外小心。


另外中小型企业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分化也比较严重。有的中小型企业是站在比较高端的地方,会说我们所有的服务都要、并且要非常好的服务。但是有的中小型企业说我们只需要线上的服务就够了,我们不需要整套的服务,这也是我们需要注意的一点。


刚刚讲过,我们也有利用我们自己的线上工具。这个工具在美国和欧洲已经推出了。今年我们希望可以在亚太地区,如香港和新加坡、澳大利亚推出。


而在中国,我们定义的中小型企业,有可能在我们友商的定义里面就是大型企业。


以流水来划分的话,大约每年以人民币计算300-500万元范围的是中小企业。这种水平的企业对很多地方性旅行社,或者地方性的小TMC来讲,都是一个大客户。我们拥有这样规模的中小企业客户有超过200多家。


目前还未考虑并购中国企业


《21世纪》:可以了解贵司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重组并购的信息吗?


艾利亚斯·穆拉德:10月1日我们运通商旅新的CEO刚刚上任,他的名字叫Paul Abbott,在行业内,他是一位有非常好声誉的商界领袖。他的职业生涯一开始从英国航空开始,之后他加入了美国运通的商旅团队,最近这四年,他一直是美国运通全球商务旅行的董事会董事。现在他成为了我们的CEO。相信他的加入可以为我们注入新鲜的血液,同时可以持续地助力我们的企业取得成功。


至于并购,我们去年收购了HRG,目前在进一步地推进整合,完成得不错。9月4日我们完成了对德国一家叫DER商旅公司的收购。他们差旅业务的流水在德国大概是6亿美元的规模,是非常大的一家公司。


我们在中东投资了Kanoo,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的一季度完成这项收购,并成立一家合资企业。我们还有其他并购动作,但现在还没有办法告诉您,因为还属于机密信息。总的来说,我们持续在进行一些并购和收购的动作,不管单独进行或者跟其他的公司、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


《21世纪》:你们收购那么多的国外公司,有没有考虑收购中国公司?如果没有的话,是什么原因阻止了你们这么做?


艾利亚斯·穆拉德:首先,如果您知道哪家公司比较适合的话,欢迎您告诉我。总的来说,如果我们要去收购一家公司的话,它肯定是会为我们的公司带来一些额外的附加价值,比如说带来新的科技,或者说新的一些客群,或者是我们在某一个板块没有或者说做得不够好的。收购这家公司,会为我们带来额外的益处。我刚刚讲过的所有收购交易,都是符合这几点要求的。


我刚刚没有讲到的,比如三年前我们曾收购一家会展和活动相关的公司,还有收购其他的科技公司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是扩大和增强我们公司的业务,基于这样的思考才做出的决定。


在中国,我们去年收购了HRG之后,因为HRG在中国也有业务,现在我们也在整合HRG的中国业务。这个整合也是我们全球收购和全球业务整合的一个部分。所以总的来说,我们对于并购工作的态度是完全开放式的。如果说我们能够找到这样一家公司,它可以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并且也是符合我们现在公司发展理念的话,我们当然愿意做这样的考虑。





编辑:jessica   

飞商网微信  
分享
关闭
 
 
如有任何问题,或者咨询,请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