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航空资讯>国际动态>诞生90周年的空中医院,涡桨飞机为其主力机型
诞生90周年的空中医院,涡桨飞机为其主力机型
2018-12-05   来源:飞商网   阅读次数:382   
在我国空中医疗救援还在初探期的当下,世界上最早的有组织的空中医生服务已经在澳大利亚诞生90周年了。

在我国空中医疗救援还在初探期的当下,世界上最早的有组织的空中医生服务已经在澳大利亚诞生90周年了。


澳大利亚国土面积768万平方千米,但人口稀少,今年才达到2486万人,此外澳大利亚人口高度都市化,近一半国民居住在悉尼和墨尔本两大城市,并多集中在沿海平原地区,人口的分布不均也伴随着医疗资源的不均衡。


正是覆盖整个澳大利亚的“皇家飞行医生服务”(Royal Flying Doctor Service,简称RFDS),能在任何时间将医生送至偏远地区出诊,或把病人接到大城市医院就诊,为无数需要救治的急症或重症病人解除了痛苦。


今天,RFDS拥有69架配备医疗仪器的飞机机队,并在澳大利亚24个基地展开24小时*365天的空中医疗急救服务。90年来,他们一共救助了超过33万人次的患者,一年飞行里程可绕地球600圈。

在我国空中医疗救援还在初探期的当下,世界上最早的有组织的空中医生服务已经在澳大利亚诞生90周年了。


澳大利亚国土面积768万平方千米,但人口稀少,今年才达到2486万人,此外澳大利亚人口高度都市化,近一半国民居住在悉尼和墨尔本两大城市,并多集中在沿海平原地区,人口的分布不均也伴随着医疗资源的不均衡。


正是覆盖整个澳大利亚的“皇家飞行医生服务”(Royal Flying Doctor Service,简称RFDS),能在任何时间将医生送至偏远地区出诊,或把病人接到大城市医院就诊,为无数需要救治的急症或重症病人解除了痛苦。


今天,RFDS拥有69架配备医疗仪器的飞机机队,并在澳大利亚24个基地展开24小时*365天的空中医疗急救服务。90年来,他们一共救助了超过33万人次的患者,一年飞行里程可绕地球600圈。

图:90年前的空中医院

RFDS的一切,都出自一位叫做约翰·弗林的牧师。


1880年出生的弗林,童年时光大多是在悉尼和墨尔本的郊区度过的。1903年,弗林加入了基督教长老会,随后在墨尔本学习了8年神学。在此期间,他多次跟随其他的牧师,到维州和西澳的偏远地区传教,也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偏远地区人民的生活。


1911年,弗林大学毕业,开始到距离阿德莱德500公里的一个偏远小镇上的教堂做牧师。在那里的生活让他更加深切地了解到澳洲内陆人口稀少地区缺乏医生和医疗设施的现状。他曾骑骆驼、乘改装的游览马车来往于偏远住户和城市之间,一次行程几百甚至上千千米。他目睹疾病和伤残给那些居住分散的人带来的痛苦,决心说服教会团体尽可能多办一些小型诊所。当时已经发明了飞机,但是由于缺少实用的通信设备,要得到病人求医的信息同样也不容易。直到20年代末,无线电的使用逐渐普遍起来,使病人求医的信息得以很快传播出去,提供飞行医生服务才有了可能。


RFDS最早使用德哈维兰DH.50单引擎双翼飞机提供飞行服务


1928年,弗林领导下的澳大利亚中部传教团开办了名为澳大利亚内陆使命空中医疗服务的组织,很快,他们用每英里2先令的价格向澳航(Qantas)租了一架德哈维兰DH.50单引擎双翼飞机,开始了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首次飞行。


在开业第一年,这一组织的飞行医生就完成了飞行出诊50次,诊治了250位病人,航程累计32200千米。


1951年,71岁的弗林因病逝世。他的飞行医生事业在澳大利亚仍在不断发展壮大,1955年经英国女王批准,在名称前面增加了“皇家”两个字,表达了官方对这个非赢利公益机构的首肯,从此正式定名为“皇家飞行医生服务队”。


1994年,澳大利亚议会办公室为了纪念弗林为改善边远地区人民生活所作出的伟大贡献,将他的形象印在了$20澳币之上。
在$20澳币背面正中,就是RFDS的创始人约翰·弗林牧师;背景中的飞机是1928年用于飞行任务的德哈维兰飞机;下方是内地乡村急救站使用的脚踏式发电机(给发报机供电);一幅标明数字的人体医学图(用于乡村急救站用发报机向飞行医生报告病人的疼痛部位);右方是飞行医生巡回救治时使用的骆驼队;左上方是弗林的手写签名。

在成立初的几十年里,RFDS依靠租赁和承包飞机提供服务,从20世纪60年代起,他们逐渐开始拥有自己的飞机和飞行员队伍。


因为不需要洲际飞行,而是在区域内完成飞行转运,现在RFDS的主力机型多为涡轮螺旋桨式飞机,包括共32架“空中国王”B200、B200C;2架“空中国王”B300C;34架皮拉图斯PC-12;2架赛斯纳C208“大篷车”;此外还有1架豪客800XP喷气式飞机,以及一架皮拉图斯PC–24喷气式飞机。


RFDS对选用飞机的基本要求是:具有较低的着陆速度,能短距起落,以便在牧场或其他简易跑道上使用;机舱宽畅,足够容纳担架、病人、医生、护土等乘客;有必要的医疗和通信设备。很多时候,澳大利亚的大型牧场都有条件较好的简易飞机着陆场地,设有永久的风向袋,如果要在没有着陆场的陌生场地降落,则会用点火的方式向飞行员示意风向。


一般情况下,RFDS每次执行任务都有一名随机护士,病情危重时可以增加一名医生。


RFDS的飞机采购回国后,机上的医疗设备通常由澳大利亚自己的工程师来安装,包括专门的医用氧气设备、电源、专门设计的家具、柜子、担架、支架系统紧固和专用的担架升降装置。此外,还需要卫星电话、机内通话、无线电通信。


尽管几乎都是涡桨飞机,这些机型大都拥有加压机舱,以保证病人在航程中不会经历机舱里气压的变化。同时,加压的机舱可以允许飞机在更高的巡航高度飞行,以避开大部分低空的天气状况和不稳定气流,保证航程的舒适性。


赛斯纳“大篷车”飞机具备水陆两用的功能,可以满足澳大利亚周边各地水域起降的需求。


“空中国王”系列飞机有长期稳定的使用历史,并在不断改进。RFDS新近的B200C用液压舱门替换了原来的手动舱门,方便患者担架的进出;新的担架升降器加大了负载能力,提供更稳定的病人装载平台;改进了座椅,担架座可以改成额外的侧向座椅;把对讲机装进救护人员座椅,方便他们与飞行员和地面人员对话等。


PC-12是一个全能型的“多面手”,在能力、舒适性、速度、航程和性能方面表现优异。RFDS的PC-12舱内安排两付担架和3个座椅,前门供飞行员出入,不会影响后面的患者和其他医护人员。此外PC-12最大优势在于,可以在非铺装跑道甚至是草地和土地上进行短距离的起降,再配以同级别飞机中独一无二的超大尾门,自然成为RFDS的主力飞机之一。

由于面积最大,西澳大利亚州拥有RFDS唯一的一架豪客800XP喷气式飞机,由力拓集团捐赠,命名为“生命飞行喷气机”,2009年开始在西澳使用。豪客800XP机舱可以放3付担架,加上3位医护人员,专门用于支持力拓矿区的紧急救援任务。服役头3年里,已运送了1000人次,可在3小时内从西澳任何地方飞到州首府帕斯。

2014年,西澳州合同订购了3架皮拉图斯PC-24双发喷气式飞机,首架即将交付。这一机型有防滑刹车系统、单独的货舱门,在更高的飞行高度和更远的航程外,依然具备在草地和土地跑道的起降能力,这点非常适合RFDS的使用需求。


在RFDS为澳大利亚人提供紧急医疗救助近90年的生涯中,伴随技术的进步也在不断改进救援方式。从弗林时期用脚踏式无线电进行远程咨询开始,随后相继使用了无线电话、手机和卫星电话。现在RFDS可以由随机护士或医生用智能手机拍下照片,发送给专家征求意见,在依据病情对病人进行诊断和机上处置。更加令人赞叹的是,RFDS已经在探索如何将无人机应用在紧急救援中。

只要是来在澳大利亚内地的病人需求,2小时内必定赶到你身边,平均每天救助100名患者,一年运行费用6600多万澳元,却对有需求的病人完全免费。


有资料显示,RFDS的经费48%来自州和地区政府,27%来自联邦政府,15%来自资金募集活动,10%则来自其他方面,如私人合同。


就算不是身在澳洲,是不是也很想体验一下RFDS的空中医生服务呢?

不过医疗资源宝贵,我们可以继续关注这一组织的全新动态,更希望中国早日出现能够覆盖所有人的空中医疗救援服务。


飞商网微信  
分享
关闭
 
 
如有任何问题,或者咨询,请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