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航空资讯>通用航空>市场归来:中国公务航空市场复苏加快
市场归来:中国公务航空市场复苏加快
2018-07-04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薛海鹏   阅读次数:317   
据通用航空制造商协会(GAMA)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亚洲接收了67架全新公务机,较2016年增长31.4%。多家分析机构认为,这预示着亚洲市场将重启高速发展。中国是亚洲公务航空市场的领头羊。随着近两年政府愈发重视为公务与通用航空营造更完善的政策和运营环境,中国公务航空市场复苏加快,也呈现出进入新一轮高速发展的态势。



不愿在中国市场掉队


近些年,中国一直是世界主流公务机制造商们的乐土,所有你能想到的公务机品牌和型号几乎都能在中国市场找到身影。因此,这些制造商对中国市场的冷暖有着最切身的感受。


“中国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市场。”在大中华区售出50多架猎鹰公务机的达索猎鹰亚太有限公司总裁贾可博感慨。从猎鹰7X热销到销售量停滞不前,贾可博几乎完整经历了中国公务航空前些年“过山车”式的发展,他庆幸自己和达索都坚持了下来。


“中国和亚太公务机的销售形势已经出现了大幅反弹,”贾可博告诉记者,“目前,中国对公务机的需求量比自2013年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大。”


占中国最大市场份额的美国湾流宇航公司,尽管已摘得销量桂冠,但近年依旧大手笔投资中国市场。今年ABACE(亚洲公务航空会议及展览会)期间,湾流首次将旗下5款全系列产品同时带到中国,包括即将投放市场的两款最新产品——湾流G500和湾流G600,在展会现场引起围观热潮。


“中国市场越来越重要,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在未来20年,将成为驱动全球市场增长的重要力量。”湾流总裁Mark Burns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8年对于加拿大庞巴迪公务机来说至关重要,其最新研制、目前已正式更名为环球7500的超远型公务机将投放市场。在ABACE期间,庞巴迪首次在中国展出了环球7500全尺寸客舱模型。事实上,庞巴迪一直看好亚洲市场。根据庞巴迪公务机的预测:未来10年,包括中国和东南亚在内的亚太地区将接收750架公务机,总价值达到290亿美元。


一直专注中型和轻型公务机领域的美国德事隆航空近年在中国市场取得了不俗的业绩。其旗下赛斯纳系列最新服役机型——奖状680A纬度公务机首秀2018年ABACE,目前已有2架该款飞机交付中国客户。此外,德事隆航空已开始研制更大客舱更远航程的机型。


而民机制造巨头波音公司,也非常看重拓展亚洲的公务机业务。波音公务机总裁雷恪生表示:“波音公务机持续获得来自全球各地的需求,其中大中华区、亚洲和中东将继续是波音公务机十分强劲的市场。”


将目标受众锁定在中国年轻一代高净值人群的公务机制造新星——本田公务机——也开始意识到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不仅连续两届携带飞机参展ABACE,还通过跟中国企业合作,在广州白云机场设立了销售和售后服务基地。


可见,任凭市场冷暖变化,主流公务机制造商们谁都不愿在中国市场掉队。


充满竞争的全产业链


与销售市场几乎为外资独占相比,在公务机运营和服务保障等领域,国内资本自市场起步就自然成为主导力量。


在运营领域,中国具备CCAR-135部运营资质的运营企业已经超过20家,托管和运营超过300架公务机。其中,金鹿公务航空、亚联公务机、华龙航空等机队规模和运营能力处于中国市场前列的运营商在亚太地区也有着很强的竞争优势。


市场复苏也体现在运营商飞行活动量的增加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直是中国公务机需求量和业务量最集中的城市。以上海为例,2017年,上海虹桥和浦东两个机场的公务机起降总架次较2016年增长8.3%,达到6500架次。而2018年一季度,两场公务机起降总数又同比增长7%,保持了持续增长的势头。


包机业务的火爆是国内运营商信心倍增的主要动力。面对渐趋旺盛的市场需求和居高不下的运营成本,国内公务机运营商纷纷在产品和服务上下功夫,寻求运营模式的突破。


在2018年ABACE期间,多家运营商带来了新产品。如金鹿公务机针对包机及托管业务,推出“初级体验计划”“小时卡4.0计划”“畅游计划”和“托管回馈计划”4项新产品,争取覆盖更多不同类型否认需求。华龙航空、南山公务机等运营商还将公务机包机与高端旅游相结合,推出了包机看俄罗斯世界杯等产品。设法拓展客源的同时也创造可观回报。


相比之下,对于拥有成熟运营经验、全球网络布局的外资公务机运营商来说,他们挖掘中国市场的商机似乎有着更大的优势。


事实上,外资运营商很早就开始拓展中国市场的业务。尽管他们早期的业务只能局限在跨境的涉华(出境、入境)业务,不能真正进入到中国市场内部,但最近几年,他们明显加大了进军中国市场的力度。合资合作是打开中国市场相对容易的方式。因此,很多总部位于香港的境外运营商也不得不将目光转向其他区域市场,潜力巨大的中国内地市场自然会成为他们关注的重点


瑞士Jet Aviation宣布收购澳大利亚霍克太平洋公司,该交易包括了霍克太平洋与上海机场集团的合资公司——上海霍克太平洋公务航空地面服务有限公司。作为上海虹桥机场FBO(地面固定基地运营商)的运营方,上海霍克是中国市场最早涉足FBO业务的合资企业。


湾流公司早在2012年就跟海南航空集团合资组建了湾流中国服务中心(湾流北京),成为首家在中国设立MRO(维修站)的制造商。而庞巴迪在华首个公务机服务中心也于2017年4月在天津空港经济区投产。


无论采取何种形式,在巨大的市场面前,外部资本正在被允许的业务范畴内尽可能深入地参与中国市场。这也为国内的相关运营企业带来了竞争和挑战。


此外,在公务机整装、二手公务机等业务领域,外部资本也悄然进入。放眼中国公务航空市场,内外部资本的合作竞争已经充斥整个公务机产业链。


完善运营环境尤为迫切


机遇与挑战并存。在亚太区,中国市场尽管发展潜力巨大,但也面临着来自周边国家的竞争与挑战。快速发展的马来西亚市场,正在加大对公务航空基础设施的投入,以挑战新加坡作为东南亚公务航空中心的地位。目前,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个市场的公务机总保有量已经超过100架。日本也意识到公务航空带来的巨大附加价值,开始联合多部门共同推动公务机行业发展。


对于中国公务航空市场而言,完善运营的基础环境显得更为迫切。中国的公务机业务高度集中在枢纽机场。这些机场普遍处于运行饱和状态,不能为公务机的起降和停场提供足够资源。机场等地面保障资源不足是制约中国公务航空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因素。


中国政府也意识到机场建设的重要性,“到2020年通用机场数量达到500个”的计划目前正在推进中。同时,中国有关在枢纽机场周边建设公务机专用机场的探索在北京、广州等地也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


在保障设施方面,随着广州白云机场和深圳宝安机场在2017年相继投用新的FBO设施,我国吞吐量排名前10位的机场已有多达7座配备专门的FBO。截至目前,我国已有超过15座机场为公务机设立FBO,初步构建起一个公务机运营保障网络。


有关公务航空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还在不断继续。基础设施建设的有力推进离不开中国政府在政策方面的支持。自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印发以来,一系列旨在促进通航发展的利好政策也为公务机市场带来了红利。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中国政府认识到公务航空是通用航空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够旅客满足个性化、高效率的出行需求,在认知上让公务机回归交通工具属性的本质。倡导公务机理性消费也让市场变得更加阳光。


消费渐趋理性,成熟市场的特征开始在中国市场出现,如二手公务机大量涌入中国。2017年,中国用户购买二手公务机的数量首次超过新机,既表明中国市场购买意愿和信心的恢复,也显示出中国用户正日趋成熟。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以及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更多企业和投资者进出中国,中国市场将释放出更大的公务机出行需求。而更为理性、成熟、完善的市场氛围将不断助力中国走进世界公务航空舞台的中心。





飞商网微信  
分享
关闭
 
 
如有任何问题,或者咨询,请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