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航空资讯>体验飞行>出门不靠飞机高铁,跳伞就够了
出门不靠飞机高铁,跳伞就够了
2017-09-12   来源:《城市画报》   阅读次数:567   
五月底,我们的新房子入伙,举办大派对,向所有朋友发出邀请,包括住在Voss的Even。实际上这种不住同一个城市的朋友,邀请只是表面功夫,早算定他们不会来。但没想到,派对当天Even极有创意地提出,为他准备降落的地面标识,他要跳伞跳到我们的派对上。



首先普及一下Voss这个地方,一个位于内陆,由于四面山峦起伏,阻隔了气流的流畅穿行,令气候变化无常,夏天气温有时候下降至 8 度,还有变化莫测的风向,更增添极限运动的难度的地方。就是一个乡下地方,偏偏这里的乡巴佬要搞前卫赶时髦,每年都举办极限运动周,而且还搞得远近闻名,向世界展示他们的疯狂本性。而Even,则是这些乡巴佬里最凸显的一个,从4月到11月都是不穿鞋的,穿着短裤光着脚跳伞的家伙。

他的最爱的跳伞降落地点是,老家的弗莱舍酒店前的草坪,因为降落之前他可以在弗莱舍酒店的两个塔之间穿行,他的话是:感觉爽毙了! 四十来岁的Even来自当地非常有名望的Rokne家族,祖辈做农具生意,在镇中心有一栋四层的商业大楼,一楼经营着百货商品,是老实巴交的Vossing。他们家族的姓是湖边草坪旁,那片现在作为露营基地的沼泽地的地名,挪威人以地名为姓的家族随处可见,就不知道Even家族的姓是取于地名,还是这片地儿以他家族的姓命名。

前年Even在一个农场降落的时候,一时走神,忘了留意地面距离(一般人手腕上都戴电子测距仪,Even 向来靠目测),待到看到地面的时候,以他的非常速度,已经来不及正常着陆,千钧一发之际,他调转身躯,以后背着陆。摔断了两节脊椎,绑了几个月的石膏固位。

我见到他的时候,是事发两个月之后,他正忙着筹备他弟弟的 40 岁生日派对——家庭野外聚会,他邀请埃里克届时现场调放音乐助兴。他的妈妈对音乐很内行,过来跟埃里克谈论音乐,并表示到时候Even能现场跳一次伞将会很完美。我小心翼翼地问:“但是他还绑着石膏呢?”妈妈说:“还有两个月呢。” 这时我才明白,这是一家子的疯狂。


当接到Even要参加我们入伙派对的消息,我就准备好接受一连串的疯狂事件。

首先,为Even设定降落地点,与我们家花园毗邻的邻居有一块600平方米的草地,这对Even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他自己家200多平方米的花园都能剪出一个T字降落点的草坪来,而且他们家花园外是铁路轨道,一不小心降落失误就卧轨了。我认识他那一年,他已经是有5千次降落记录的老将,给他2米的地都能准确无误地降落。

于是,我们邻居的孩子们推迟上床的时间,翘首企足一睹Even的风采,有多少人见过跳伞者降落在自家花园呢。可怜的孩子们牺牲了睡眠时间,却连个降落伞的影子都没看到,到了晚上10点钟,埃里克逐户通知家长,孩子们可以去睡觉了,因为飞机的某个部件出现了机械故障,距离最近的修理技术工都在卑尔根。于是大家都打消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的念头,继续喝酒去。

然而,永不言弃的Even在11点的时候再打电话过来,说半个小时后降落,他找来一辆军用飞机,并把飞行员从另一场宴会中拉出来。那可真是分秒必争的时刻,条例规定太阳下山之后,属于违法降落。5月底的阳光延长至晚上11点半,Even争取到降落地面在太阳下山之后4分钟,对他来说,那代表之前4分钟,没违反规定的事。

意想不到的是Even居然说动他的一个发小——Jon紧随他后面跳下来。两个帅小伙从天而降在客人的面前,场面壮观,刺激得女群众拼命尖叫。Even看到我拍下的一张现场照片,第一反应是:这严重违反了降落必须离人群 15 米的条例。

为了照顾Even的只有几百次跳伞经验的发小,降落点最后改在对面马路的足球场上。

“疯子”的发小也“正常”不了多少,Jon进了房子之后,马上掏出一瓶土制啤酒,要求我放进冰箱,等凉了之后请客人们喝。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味道像马尿,问这是什么,我没好意思说是闰恩揣在怀里,从万尺高空上捎下来的自酿啤酒。

飞商网微信  
分享
关闭
 
 
如有任何问题,或者咨询,请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