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航空资讯>新闻快讯>如果被迫长时间滞留机场,你会闹吗?
如果被迫长时间滞留机场,你会闹吗?
2017-01-11   来源:新周刊   作者:曹园   阅读次数:1030   
飞商资讯:新年前,北海道大雪,万名游客滞留千岁机场。法制晚报寻到当事人zerosmile,他说,原本旅客也在耐心等待,但在滞留的第三天,机场具有起降条件后,“让当天航班先飞”,而对滞留乘客没有明确指示,引起众怒。有些时候,你闹机,或许是因为你有理:航空公司的服务不够细致、通知不够到位、售后做得不好……闹机或许能够让机场听到你的呼声,但你未必能真正拿回应有的权益。

如果被迫长时间滞留机场,你会闹吗?


新年前,北海道大雪,万名游客滞留千岁机场。据日本《每日新闻》称,为抗议飞机停飞,百名中国游客与警方发生冲突,此事经日媒报道,在社交媒体发酵。


法制晚报寻到当事人zerosmile,他说,原本旅客也在耐心等待,但在滞留的第三天,机场具有起降条件后,“让当天航班先飞”,而对滞留乘客没有明确指示,引起众怒。


被滞留在机场几天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是,闹机真能最大限度保证自己的权益吗?


事件登上日本网站热搜(图/日本窗)




图:事件登上日本网站热搜(图/日本窗)


闹机,真的能够早点登机?


有些时候,你闹机,或许是因为你有理:航空公司的服务不够细致、通知不够到位、售后做得不好……闹机或许能够让机场听到你的呼声,但你未必能真正拿回应有的权益。


大学教师马孔多对此深有体会。曾经好几年时间,他在机场听到“我们很抱歉地通知您”这句话会特别暴躁,第一反应就是去吵架,尽管平日他其实是擅长控制情绪的人。 “我会本能地想:既然‘很抱歉’,为什么没人当面向我道歉,只有广播通知?”


时间的失控感让他愤怒,他需要找到一个人表达不满——这和在其他场合其他原因的愤怒不一样,因为在机场这样的封闭空间,看起来宽敞明亮,身处其中的人却没有自由。“延误就是你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又被人欺负的感觉。”


最漫长也是印象最深的一次发生在2006年,他从北京飞广州,原本晚7点的航班延误。他四处询问,“工作人员一副无所谓不是我责任的样子,这种感觉让你不舒服,很容易被激怒。我吵开后马上有旅客加入,在机场争吵分分钟有人声援,你不一定当得上争吵的主角”。


马孔多直到晚上11点才登机,整个机舱除了小孩哭便没人开口,气氛很别扭,他又发现空调没开,空乘不搭理,马孔多又吵了起来。


事实上机械的确有故障,干坐两小时后他们被通知下机,虽然恼火,但机舱内很热,旅客们只能离开。这时工作人员说没有航班了,让大家去酒店,明天再飞。


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走了,只剩下马孔多等4个人。“我们很倔,一直在柜台前等到凌晨3点多,等到有航班了我还是不肯走,我需要一个说法。”最后他到次日8点多才坐上飞广州的航班。


这是马孔多最厉害的一次闹机。“虽然知道胡闹也没结果,但心里不甘,人有时很较劲,失去理性时就想吵架,你会有种反叛的快乐。”


他才发现,原来吵架没什么用


马孔多后来不闹了,2012年从美国迈阿密飞北京的6小时延误经历改变了他。


忍耐的过程中,他发现没有一个美国人去闹事,甚至没人表达不满。“按道理美国人是最不能被欺负的群体,在我印象中,如果你令美国人不爽,他们一定会反击。”然而等候期间换了5个登机口,美国人都不吵不闹。


打破沉默的是一个讲英语的华人。马孔多发现:“他们吵架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他们谈原则,表明这种延误使乘客权益受损,而我们讨论的都是‘为什么会延误’这种刨根追底的问题。”


地勤面对华人的不合作只好报警,让警察把对方逼回座位。地勤的理由充分:“你不能妨碍我们的工作,你说的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你应该找其他部门投诉。我们只负责让大家在这里等待,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这才是我们的职责范围。”


旁观的马孔多开始反思:以前延误时为什么吵架?“也许确实有些信息不够透明,机场管理不足,但那一刻,我在旁边看别人吵架而自己没法加入其中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吵架很丑陋。”


马孔多认识到,延误时一定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吵架上,“吵架破坏自己的心情,这种感觉很不好,最后还是你先灰溜溜离开,你是输家。相反,这段时间应该用在享受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航空公司针对延误有什么规矩?


回到千岁机场机闹事件,此次涉事航空公司的做法确实非常渣:航班延误了,既没有给乘客补偿,也没有照顾乘客情绪,更没有给出明确的登机时间。滞留乘客已经在机场3天,没有得到良好的安置。


但是,有传言指,中国乘客阻止准点起飞航班的乘客登机,想借此给航空公司施压。不管真相如何,乘客理应合法维权,不能以损害别人的利益,来保卫自己的权益。



北海道大雪,1万人滞留空港。




图:北海道大雪,1万人滞留空港。



延误分为人为和不可控因素两种。如果是因为航空公司本身的原因,航空公司会对延误承担更高责。美国大部分航空公司对公众有相关的承诺,包括航空公司必须向旅客公布其不正常航班的服务承诺、满足旅客的基本需求。部分航空公司会提供免费的5分钟电话卡服务,遭遇长时间的航班延误,则为旅客提供餐饮,但餐饮标准不尽相同。


而对于不可控力导致的航班取消(天气等),美国各航空公司全部要求旅客自己解决吃住问题。但在旅客遇到困难时,航空公司可以协助旅客联系宾馆,费用还是由旅客自付。


日本航空方面,如系航空公司造成的延误,一般可以为滞留乘客提供免费住宿,而非人为因素造成的延误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但按照航空条例,航空公司会为乘客提供水、休息物品、医疗检查等服务。


而国内航班,非航空公司原因发生的延误,航空公司帮助旅客安排食宿,但不予经济补偿;航空公司自身原因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将根据延误时间的长短给予一定金额补偿。


因此,如遇延误,与其纠结、闹机,不如冷静一下,和航空公司谈谈“你能给我什么”,或者商定登机时间。提前买了航空延误险的旅客,可参考保险的具体说明进行索赔。


万不得已时,延误自有延误的玩法


要是非得在机场待上一段时间,除了机闹,你也可以自得其乐。


“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书。”马孔多说,他通常在候机、登机时各看几十页,一本书很快读完了,碰上延误一本还不够看,下次就带两本。“我享受在公共场合看书的快乐,有种‘秀’的快感。当所有人玩手机、看电脑、打瞌睡,只有你在看书,那就变成一件逼格很高的事。”


他当然也享受阅读本身的快乐,“你会发现所有的行程都有书陪伴着是很愉快的事”。上次飞北京他看完了夏多布里昂的《从巴黎到耶路撒冷》。


马孔多也喜欢在机场观察人。 他一直觉得在机场观察人很有意思。他最常飞的是北上广,在广东生活了二十来年,真正认识广东人却是在机场里。


“土生土长的广东人通常说话声音很大,喜欢表达各种惊讶和兴奋的情绪。着装上一定穿波鞋,一定会戴上旅行社发的帽子,看起来有点老土。”通过聊天,马孔多发现其实广东人是封闭又得瑟的矛盾体,但出了机场回到广州,这种感觉却立刻会消失在日常生活里。


“东北人说话也大声,他们的行李不会放地上而是放在旁边座位上,你去询问这里有没有人,他们会很不情愿地把包挪开。”马孔多特别喜欢听闽南人说“造不造”、“酱紫”这种调调。


机场设施不够健全,电影院、按摩室之类只有少数机场有,候机时不免有些无聊。“其实人可以有意识地为延误的时间找事情做,比如在机场拍摄,这是一种感受生活的方式。遇到延误就排斥周围环境,你会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得到。”


1995年的一部外文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烟》,里面一段情节令他感到非常动人。


在纽约布鲁克林一条街上住着落魄的作家,他离了婚,写作又遇到瓶颈,每天十分焦虑,生活颓丧不堪。他每天到街口的杂货店买烟。有一次去晚了,碰到老板正要打烊,柜台上放着一个相机,作家问道:“谁这么不小心把相机落下了?”


“这是我的相机,”老板说,“我拍了几十年了。”


作家很诧异,他们关上门倒上酒,一同欣赏影集。所有照片都是一个角度,老板每天早上开门时就在固定位置对着街口拍一张,一拍就拍了几十年。


每张照片似乎都一个样,但几十年几千张照片放在一起,一下翻出了时间的感觉。忽然,作家哽咽地说出一张照片的日期,那天他当时的太太恰巧闯进镜头,他忘不了那一天。


“这种方式很有趣。”马孔多说,一些看上去无足轻重的事,做起来聊胜于无,但是一些时间之后,你会发现留下了很重要的意义,这就是时间的意义。


据民航资源网的资料《航班延误原因之飞机调配》显示,航空公司每架飞机的航班计划都预先排好,周旋余地不是太大。而一个改动,会引发后续航班的连锁反应。


所以说,如果要另外一架准点飞机先载走滞留乘客,基本是不可能的。


据民航资源网,航空公司在作航班计划时会有所保留,每一天都有些飞机的航班任务不多,有一些备勤机组随时待命中,用于临时调配以便应付意外情况。


滞留乘客,得等待原本延误的飞机,或是航空公司的备用机。


但在天气异常的状况下,很可能很多机型没法起飞,导致后续很多航班延误,备用飞机不足,具体需要看该航空公司有多少备用飞机。


遇到长时间滞留时,不满意航空公司的对策,可以投诉。先向航空公司索赔,旅客也可以保留证据,在航班运行完毕后,向法院提起对航空公司的诉讼。


如有购买延误险,记得保留延误证明




图:如有购买延误险,记得保留延误证明


(此文来自于网络,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飞商网,我们立即删除!)


编辑:朱俊业   

飞商网微信  
分享

发表评论

请登陆后再发表

所有评论

关闭
 
 
如有任何问题,或者咨询,请  联系客服